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话说..


在生活中,很多人都会对某一些食物或者某些东西产生过敏反应..


例如对海鲜过敏,对粉尘花粉过敏等等…


过敏的反应往往是难以忍受的,伴随着身体和精神的各种折磨..


为了减轻过敏反应,很多人选择用药物来缓解痛苦,或者通过远离过敏源来彻底解决问题。



对海鲜过敏,大不了就不吃海鲜了,对花粉过敏,可以戴口罩减少室外活动 …


但是,如果是对这整个世界过敏呢??


可能你会觉得这是耸人听闻,


但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因为对这个世界过敏,而导致根本无法在现代社会生活…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处名叫Snowflake的自然公园,住着超过30个真的对世界过敏的人。


他们之所以生活在那里,是因为外部这个世界让他们痛苦不堪——在充斥着香味的产品,杀虫剂,塑料,合成纤维,烟雾,电子辐射的正常人世界,只要一点汽车尾气或许就会让他们恶心好几天,而香水则会让他们癫痫病发作。


渐渐地,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来到距离现代社会仅有半小时车程的Snowflake,共同铸造了一个几乎没有现代社会痕迹的家园。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英国媒体卫报之前就对这个神秘的小镇进行了深度探访..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在卫报的采访中可以看到,截至目前为止,有大约20个家庭居住在Snowflake,大部分人来到这里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他们深信自己患上了“环境病”(environmental illness)”,因为现代社会而导致了身体产生了严重的反应..


下面这个名叫Deb Schmeltzer的人就是Snowflake小镇的成员之一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Deb以前身强体健。小时候,她住在密歇根湖附近,驾船和各种运动都不在话下。


高中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她进入了名校密歇根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航空公司工作了九年,是该公司唯一的女性冶金工程师,专长是故障分析。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她曾经拥有着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直到她怀孕后的某一天,当她仍然坚持工作时,她突然闻到了同事身上的古龙水和须后水,顿时,香味产品让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并加剧了孕吐的状况..


从那之后,Deb似乎就对很多味道感到异常敏感,甚至会引起很严重的身体反应…


孩子出生后,Deb变成了全职妈妈,她住在一所带火炉的发霉房子里,经常烟熏呛人。


鼻窦感染来势汹汹,并恶化成了给她致命一击的偏头痛,她的体重暴跌到75磅,医生说她得了厌食症。


与此同时,更多的身体反应让她感到痛苦难耐,她一度以为自己患上了艾滋..


但是在经过医院检查,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后,Deb开始陷入了无休止的猜测中..


直到最后,Deb终于崩溃了,在女儿16岁时,她离开了密歇根,过上了漂泊不定的生活。她住在卡车里,因为车里的金属内壁很安全,不像塑料和石膏板墙会释放出化学气体。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口口相传的地下网络最后把Deb带到了snowflake,在这里,她为对环境过敏的患者们做家务来换取食物。这一住,就是五年…而Deb已经有超过7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了。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与Deb的状况很相似,曾经的Susie也有着非常幸福的普通人生活,20世纪70年代,她多数时间都生活在湾区,打些零工,和男朋友四处旅行。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那个年代,艾滋病在美国曾经大肆蔓延过一阵子,Susie的几个朋友也因为艾滋而殒命..


当时的Susie觉得非常痛苦而不安,心理的压力让她遭受了一些呼吸道,胃肠道和神经系统病症的折磨。


病症一天天严重,渐渐的,似乎现代社会的所有东西都会让Susie产生各种不适--一闻到烟味或看到电线就会呕吐不止..


因为身体无法正常运转,Susie回了老家,她在家通过反复试验进行自我诊断,最后,她发现只有睡在父母家的门廊和浴室地板上,她才能顺利呼吸。只有喝雨水,自己的身体才不会出现什么糟糕的反应…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1994年,Susie来到了Snowflake,她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当时只有几个人的小社区。不到一年,Susie的父亲和邻居集中资源为她建了所房子——“一个虽小,但却安全的地方”。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而也是在那里,她遇到了与自己有相似遭遇的Deb,Deb需要一个停车和休息的地方,她们就这样组成了居家二人组。Deb用热板为Susie烹饪“干净食物”。Susie为Deb提供休整的地方,她们带给彼此欢笑,保护对方。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Steen是Deb和Sussie的邻居,也是小镇上初期就已经到来的成员之一…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接受采访时,Steen说自己对电脑,Wi-Fi,电力还有纸上的墨水都过敏,所以,他无法查看自己的电子邮件..


每当他收到邮件时,他只能通过打印店将邮件打印下来,然后将打印的纸晾晒24小时后,才能拿起和阅读。Steen从来不会通过电子产品回复任何的信件,而只是通过手写的方式来回复。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在采访的过程中,Steen明显表现出了对镜头的不适,多次要求记者将镜头拿得远一些..


在Snowflake,还有很多像Deb, Susie和Steen的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因为同样的烦恼而来到这里..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有些对世界过敏的人会自杀”


Susie对卫报的记者说道..


每年在Snowflake都有大约2人会自杀,这里的流动性非常大,而本身人口基数也很小,因此这个自杀率并不低。


“今年自杀的那个人既没抑郁,也没其他问题,就是受不了了,所以把自己饿死了。我亲手埋葬了他”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对世界过敏的人们大多都不愿意将自己的症状与心理问题相联系起来,多年来,他们一直都觉得自己病了,还要和种种质疑声抗争。


他们中的很多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听一个刚见面的外来者说自己是疯了,有心理问题。


因为对这个群体好奇的人越来越多,很多记者都上门来试图对这些病人们进行采访..


很多时候,小镇的居民都视这些前来采访或者提供帮助的人同那些曾经伤害,抛弃,误解过他们的人为一丘之貉。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无法想象自己脱离Wi-Fi的生活..


希望他们可以早点康复…





ref:

http://www.odditycentral.com/pics/snowflake-arizona-a-desert-refuge-for-people-allergic-to-modern-life.html

他们对这个世界过敏,这个小地方,成了他们躲避的最后乐土...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关于“带你游遍美国”:每天为你播报发生在这个国家的故事生活,如果你向往这个国家

分享到:
赞(0)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