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采访者:瑛子. 旅美艺术评论家,专栏作家,独立艺术策展人

被采访者:张琼飞 自由艺术家,居法国


正午,我看着事物在我一旁流逝,在另一旁生长.—-张琼飞

瑛子 : 第1个问题:为什么喜欢表达黑暗的东西?是否受谁影响?还是和个人经历经验有关?

琼飞 : 黑暗很无限,你看,宇宙一团黑暗。

说一下小时候的事。小时候我睡觉的床和祖母在一间房子里,床对面是一道门,门打开是黑漆漆的楼梯,通往无人居住的二楼,以前祖父就死在楼上的一间小屋里。我每晚都等着祖母进屋关上那道门才心安,有时她关晚了,我就半天睡不着。我对黑暗的无限想象和恐惧最初就来自那道门,我觉得它通往未知与神秘,带着死亡的气息。

我对黑暗上瘾,如果我描述出一个暗而无限的空间,我会感到有种莫名的舒服。

走夜路时,小镇常常在傍晚以后就是诡异的,黑暗在七点左右准时来临,我拉着大人的手去电影院,小巷中有一道接一道破旧的门洞,都是黑漆漆的,它们很恐怖,我又有种期待。每次我都满怀惊悸地暗数着我已经经过了几道门,还剩几道。有些门不那么黑,有些却幽深无底,我怀着恐惧的心情鼓着勇气走过,有时却害怕得紧紧捏住大人的手。

我承认,多年后,艺术释放了我童年的这些记忆。我对那些表达这种经验的艺术家一见如故,比如蒙克。我肯定受了前人艺术家的影响,只是尽量不让人看出来而已。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我觉得我俩一样;第一次看见蒙克的画,蒙克的“恐惧” “死亡” 和黑暗” 反而激发了我们;你要描绘恐惧,我想书写黑暗。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2个问题:怎么看待一个貌似“老生常谈”的问题—女权,或者说是“女性主义”?觉得这个东西重要吗?在艺术创作时女人的身份会影响你吗?老实说,一直以来,一些女性艺术家靠“性别”来激发灵感,来创作,来博眼球。但感觉不时 “用力过猛”。

琼飞: 我有时是个女性主义者,有时不是。当我感到愤怒时,我成了女性主义者,因为包括现在,性别不平等的事依然随处可见,我们需要发声,需要表达。可是当女性主义滑向一种具有某种模式化的表达方式时,我很警惕,我不愿意落入窠臼,说实话,现在很多女性艺术的作品大同小异,我没什么特别感受。我也不愿意保持一种有意和男性世界对立的姿态,毕竟两性关系远比这复杂和丰富。

你说到的“用力过猛”,是经常存在的现象,只能说明艺术家急于表现自己,失去了真实自我。实际上好的东西,“合适”最好。

另外,我觉得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的区别是非常大的,几乎介于物种之间的区别,有些艺术家,你一看作品就知道他(她)的性别,而有些却不知道,说明每个艺术家的敏感点不一样,不能用好坏来区别。比如看弗里达.卡洛的作品,你马上就知道这是一个女艺术家的画。作家也是,比如法国的玛格丽特杜拉斯就是一个典型。我自认为我雌雄同体,有时我极为理性,绘画也是如此。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3个问题–“旅法”对你意味着什么?有什么重大的改变吗?对创作有影响吗?真的喜欢吗?起初有过“幻灭感“吗?(我是有过)我来美国后差不多花了三年才找到自己。

琼飞:早年我从没想着要出国,生活一直都是有偶然性的。我出国之前,通过书本和影视图像对西方已经有了一个不太有偏差的了解,所以出国后既没有很惊奇,也没有很失望,因为我从来没认为西方就是乐园。对我的创作影响是小的。我几乎从来没有直接画过一个西方人,或是我周围还算美丽的田园风景。我只关心内心的图像。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这心态好,云淡风轻。

琼飞:法国我喜欢的地方也很多,我喜欢他们对爱的丰富理解和表达,无论是在艺术作品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4个问题-。移居海外后,你觉得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当代艺术与世界,与社会,与大众之间的关系发生过怎样的转变?(举个例子?)中西方艺术家在以当代艺术的方式反映社会问题上又存在着怎样的差异?因为我发现你是一个比较关注社会现实的人,一直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琼飞:.这个问题比较大啊,我怕我答不好,我只能说说自己的小感受。西方人的内心结构和东方人是有很多不同的,直面人生的孤独,这是他们最重要的命题,我亲眼见着多少人因为孤独死于非命。东方人不一样,伦理关系中的一个中国人,他(她)很少会主动思考这种哲学上的孤独。我始终认为艺术家只是一个个人主义者。艺术史也是由一个个杰出的个人主义者组成的。

想象一下,众多的个人主义者在一起,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丰富和精彩。

我很难说东西方当代艺术有什么不一样。只能说现在人口流动的可能性大,文化交流也容易,获得艺术资源的渠道也多,许多艺术家的文化背景,不仔细看还就不知道了。将来这种“地球人”身份的艺术家会很多吧。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5个问题–你觉得欧洲安逸安静的的生活会失去艺术家需要的刺激吗?但旅法多年后我看你的作品反而更“狠”了,这些甚至有点血淋淋的画面所指为何?是你对某些地方,某些东西的特殊情结或者心结吗?你有“人到中年”的感觉吗?

琼飞:有时我们需要一点刺激,但艺术如果只有刺激的功效,又有点肤浅和只想夺人眼球的短视。比如音乐,有时古典音乐听长了,我蛮想让摇滚刺激一下的。

我的画面,是的,有人说我“嗜血”,哈哈,是的,以前有点….现在不了。我觉得我的荷尔蒙在消失。我的理性现在占了上风。我有时有点不协调。我渴望有一把刀,一把想象中锋利的匕首—我有时还这么想。

我不承认我已经到了“中年”,这个不重要。以前觉得人随着年纪增加会很讨厌,一大把经验,行动能力却在变弱,一直不想这样。以前我觉得人活五十多岁就可以了,现在觉得可以更长一点。像小野洋子一样不买账最好。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我也喜欢小野洋子,去年她病的很重,但今年,她又开始折腾了,对,不买帐,管它80多岁还是荷尔蒙彻底消失。

瑛子:第6个问题–觉得自己就是为艺术而生的人吗?如果不做艺术你会去做什么?

琼飞:如果实在要说为什么我选择了做艺术,是因为日常生活太无聊,怎么打发这可怕的时间呢?它在机械地消逝,不快也不慢,而我是个没耐心的人。我很少拍照,我对消失了的青春一点不惋惜,但我也不害怕衰老,我没有刻意要克服什么的心态。我只想对什么事兴致勃勃,让我忘了一切。

我努力让自己也不要介入什么“主义”,什么流派,木心说:“大凡主义,就像强扭的瓜,不甜,烂得也快。”前几天去看巴黎的FIAC艺博会,一大堆各式莫名其妙的实物堆在画廊里,异口同声地说着“现成品也是艺术”,我就像进了一片烂瓜地一样,绕了一下就走了。

艺术家与社会的关系是间接的。许多人一创作,都爱提“主义”,主要还是图方便吧。不提并不容易。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7个问题–说说你最近的在昆明的展览《色.场》,你为什么会选那几位女艺术家和你一起做展览?她们有各自的的独特的艺术表达吗?

琼飞:选择这几个女艺术家,是因为大家都还在热衷于搞架上绘画,这在媒介热,观念热的现在,反倒是个不落俗套的选择。主要是我见了太多所谓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的大路货艺术了,兴师动众,故作高深,眼花缭乱地缺乏才华,更不可原谅。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瑛子:第8个问题–你觉得什么人对你影响最大?什么行为对你有深刻影响?文学?艺术家?父母?你觉得你还会从事艺术之外的事业吗?

琼飞:对我有影响的人,一下子说不出来了,想想这一辈子要见识多少人的经验才能成为自己。对生活抱着各种热情的人我都喜欢,即便是一些变态的热情。我蛮喜欢文学的,算个文学爱好者,我经常从文学中悟到艺术的事。我也喜欢音乐,特别是比较暗黑的摇滚乐。

父母是行为准则方面的影响,我们这一代和他们不一样,我敢说我比他们复杂多了。面对的世界也复杂。如果不从事艺术,我会干什么呢?我也想象不出。觉得自己已经无所事事了半辈子,而且已经不适应上班生活了。。。呵呵。

瑛子:那是!哈哈

琼飞:在小镇上做一个手工艺人?有可能的。或者像博尔赫斯一样在图书馆中消磨一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瑛子:第9个问题–云南的艺术家对你的影响比较大的是哪位?云南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对这片土地的复杂情感?(或者并不复杂)

琼飞:大毛(著名艺术家毛旭辉),他像一面旗帜。云南是我的故土,走到哪里血液都是高原的气味,我一直很有地域性,而且出来才知道,一个生长在高山群中的人和一个生活在大海边的人,非常不一样。

瑛子:感同身受。

琼飞:云南是个好地方,但这种好无法用语言说出,适合艺术家胡乱生长。我是个过于“文化了”的动物,每次回云南走走就会好一些。

瑛子:胡乱,没错,撒一把包谷种子,明年长出的可能是罂粟花,哈哈。

瑛子:第10个问题–你对现在的蓬勃的“中国当代艺术”怎么看?有喜欢的艺术家和牛逼的艺术吗?这个圈子依然很浮躁吗?

琼飞:很多中国艺术家都很有才华,只是需要一个更宽松的环境。我觉得在国内,艺术家面对的问题更多,会更尖锐,更有挑战性,也更有意思。牛逼的艺术家很多,现在都有意不想谈他们了,主要是我自我惭愧。艺术圈当然会浮躁一些,不浮躁好象也不那么好玩。我有时蛮爱听艺术家们胡言乱语的。当然静下来以后,还是会自己去干自己的事。

瑛子:最后一个问题–你对未来(包括未来世界)担忧吗?你觉得未来艺术(包括艺术家)会被高科技取代吗?我因为来自硅谷地区,采访时经常会提这个问题,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怀疑。

琼飞:相比于过去,我更好奇未来,我爱看好莱坞大片,关于未来的各种幻想,这些片子中,人的感情放在各种假设的不一样的条件下展开,我很好奇这个。我经常画一些机械和肉体的组合,我觉得机器强有力地干涉了人的感情。

可能未来,艺术是唯一不会被机械代替的事物了,艺术都被代替了,人生该有多么乏味呢?即便那个世界是如此先进和透明我都不想呆在那儿。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我存在,没觉得时间在追我,也没觉我在追时间。

编辑:瑛子( 美国旧金山湾区palo alto)

张琼飞 zhang qiong fei

瑛子看艺术之正午的访谈——旅法艺术家张琼飞

1973生于云南省永胜县

1992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附属中学

1996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

199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研究生学历班.

1996-2006年任教于云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

现为自由艺术家,居法国。

个展

1999 《绘画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 通道画廊 北京

2002 《衰婴》纸上作品展 昆明T-托马斯画廊

2002 《雌性的地毯》剪纸装置展 昆明诺地卡艺术画廊

2005 《物品》油画及水彩作品展 瑞典歌德堡 沃德曼斯卡画廊

2007 《物—张琼飞油画展》浙江 宁波美术馆

2008 《树》油画展 法国 昂热

2011 《毁灭-建筑》 法国 Avv 画廊

2016 《倾斜》法国 远岛画廊


联展

2000 《在路边》八人青年艺术展 昆明博物馆

2003 《高原反应》青年作品展 云南美术馆 上海光大艺术中心

《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体检》非架上艺术邀请展 昆明创库艺术中心

《墙纸》三人纸上作品展 昆明创库艺术中心

2004 《柔性的,柔性的》女性作品展 昆明海埂艺术中心

《礼物》非架上作品展 昆明诺地卡艺术中心

2005 《观念与文字》装置艺术展 挪威 弗莱尼斯坦艺术中心

《中国女性艺术展》德国 汉堡

《纸上行—江湖第三回展览》昆明实域艺术空间

《摩登传媒》装置作品展 昆明实域艺术空间

2006 《格斗橙》艺术展 昆明实域艺术空间

《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北京国贸中心

《艺术北京—张琼飞与Francky Criquet作品展》北京三尚艺术画廊

《东方与西方》装置艺术展 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画廊

2007 《凸凸艺术展》昆明 云南大学美术馆

《中国当代艺术的身份与转化》昆明诺地卡艺术中心

瑞典波赫朗博物馆,卡尔玛博物馆

《躯体》巴黎 巴士底春季沙龙艺术展

《狂野的身体》法国 尼斯画廊

《对照记》 巴黎巴士底秋季沙龙艺术展

《正面头像》法国 杜拉芳登 艺术之匙艺术中心

2016 《伤花》 “拉格拉瑞”画廊 昂热

交流:

2002.3-4. 赴美国加州工艺和美术学院进行学术交流.

2005.2-5. 赴瑞典歌德堡北欧水彩博物馆进行艺术访问

赴挪威弗莱尼斯坦艺术中心进行艺术访问

发表:

<艺术世界>,<艺术当代>,<美术家>等

电话:0033-241-592578 0086-871-5738538

邮箱: feiya777@hotmail.com zqf73@sina.com

Zhang qiong fei

Biography

June 10,1973 born in Yongsheng,Yunnan province,China.

1992 graduated from the Middle school of Yunnan Art Institute.

1996 graduated from the Yunnan Art Institute .

1999 graduated from the flok art seminar of the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1996-2006 joined faculty of Art Institute Yunnan Nationalitis University.

Now,free artist.

Solo exhibitions

1999 oil painting,Passage Gallery,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Beijing China.

2002 watercolour, T-thomas Gallery,Kunming China.

paper cutting,Nordica Art Gallery,Kunming China.

2005

oil painting,watercolour, Wagermanska gallery. Guttenburg,Sweden,

2007 oil painting,Lingbo Museum,Zejiang China.

2008 oil painting Angers,France

2011 oil painting AVV Gallery France

2016 Galerie « Les îles lointaines »

Group exhibitions

2000 Kunming Museum

2003 Yunnan Museum,Shanghai Guangda Art Centre.

China Art Museum.Beijing.

Chuangku Art Centre,Kunming China.

Chuangku Art Centre ,Kunming China.

2004 Haigeng Art Village,Kunming

Nordica Art gallery,Kunming,China.

2005 Norway,Stfold Kunstnersenter art centre.

Germany,Hamburg.

Siyu art loft.Kunming.

Siyu art loft,Kunming.

2006 Siyu art loft,Kunming

Guomao centre,Beijing.

Sanshang Gallery,Beijing.

Brussels University museum ,Belgium,.

Yunnan university museum,kunming

2007 TCG nordica Gallery.China.

Sweden Bohuslans Museum.

2008 Bastille Art salon Paris

2009 Nice France

2012 Bastille Art salon Paris

2016 La Gallery Angers

Add:17 rue du lavoir Saugre 49700Deneze Sous Doue

Tel:0033-241-592578

Email:feiya777@hotmail.com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关于“今日看点”:今日看点是一个用户可参与的资讯与观点分享平台,内容侧重于中美生活资讯,旨在传播中国正能量,促进、加强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构建良好的沟通平台。

分享到:
赞(0)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