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高利贷背后的暴力法则 砍头债的存在是一种耻辱

苏银霞案件再次印证高利贷在中国底层的暴力运作模式。

我不赞成高利贷,但认为高利贷无法取缔,主张取缔所有年息在36%以上的“砍头债”,同时严打黑社会。我把超过36%以上年息的债务称为砍头债。

第一,高利贷与黑社会天然匹配

高利贷与暴力缔姻非常容易理解,这是高风险行业,有暴力保护才能获得高收益。去借高利贷尤其是民间利滚利的高利贷的,或是垂死挣扎之人,或是对过桥贷抱一线希望之人,他们在鬼门关前摇摇欲坠的桥上寻找一线生机。

催高利贷就是把借贷者从桥上推下去的人,掉落下去的人或者家破人亡,或者妻离子散,心理已经接近崩溃,不是特别狠、特别无底线的人,根本从事不了催债这一行。

经济下行、民间借贷链条崩溃,就会出现大量催债者,我以前听说过的恶行包括,多少钱一只手明码标价,绑架人家女儿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在当地没有两把刷子,根本不可能长期从事高利贷,进行无底线催债。

中国社会底线本来就低,乡村的低保还贪呢,何况高利贷里的真金白银。只要决策者对高利贷眼睁眼闭,民间就有各种高利贷催债队伍突破底线横行,那些半失业的、乡间耍横的牛二就此找到了出路,找到了组织,苏银霞事件将层出不穷,黑社会也将团队化、组织化。

第二,目前彻底取缔高利贷是不现实的。

就是政府取缔,也取缔不了,否则民间高利贷不会如此渊源流长。存在,是因为需要。

我看到很多人把苏银霞事件归咎于银行不借贷,老实说,这件事怪天怪地也怪不到银行头上去。银行是锦上添花的,在防止坏帐的基础上获得收益,明明知道这个行业产能过剩,这家企业一无品牌二无技术三不属于保护行列,有银行继续放贷才怪。

有人说那为什么那些煤炭企业明明产能过剩还能得到贷款,辉山乳业能拖那么多银行下水,企业跟企业不一样,这是银行信贷最为人诟病的不公平之处。但煤炭企业得到贷款,不等于苏银霞可以得到贷款,银行这样做将错上加错。

在这一次实业转型过程中,一些银行最糟糕的是过河拆桥。答应下一批贷款,条件是还了上一批贷款,哄得实体企业去找高利贷过桥,结果银行拿到钱就把桥拆了。你可以不贷,不能这么不地道。

创业企业有点前景的可以找风投,国企可以找银行,上下不搭悬在半空的就是苏银霞这样的企业。

高利贷古已有之,就是用来接上求告无门的人的资金链的,一般来说,高利贷或者是求告无门的企业,或者是那些永远改不了吃屎个性的滥赌狂嫖的人,这些企业这些人风险极高,高息就是用来弥补高风险。

政府取缔,民间高利贷仍将盛行,这一块金融空缺只有性垃圾债等方式来填补。

第三,坚决取缔36%以上的高息。

这种利滚利的砍头息就是把人拖下深渊的罪魁,连过桥的好处都没有,就是砍人头,必须取缔,否则永无宁日。

转引八大山债人的一段文字:互联网艹金融+高利贷,基本玩法,1:9的杠杆,给那些p民10%的收益,放出去40%的利率(这简直不是高利贷,高利贷都是100%啊,山东高利贷案件中,利息是月息10%,利滚利,1年下来的利息是213.84%)。

有人说,贩毒才能赚回来,只能说,童鞋,你太天真了,高利贷的毒比贩毒的毒性还大,看看美国经济学对贩毒的研究,那些初入圈的小白,报酬还不如普通工人,得是毒枭才行。不过,毒枭是放贷的,不是借钱的。

现在银行最高的无风险收益率也就5%左右,最高法有规定两档是24%和36%,36%这条底线一定得守。既照顾了国情,又充分照顾了借贷方,砍头债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

转载自 叶檀财经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关于“今日看点”:今日看点是一个用户可参与的资讯与观点分享平台,内容侧重于中美生活资讯,旨在传播中国正能量,促进、加强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构建良好的沟通平台。

分享到:
赞(0)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