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学之后交心的人越来越少?总结太精辟了

上大学第一天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刚见面的人称呼彼此的时候都省略掉姓直接称呼名字。听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但是我常常意识不到别人是在叫我,总要花几秒钟反应一下。我花了很久都没有适应,觉得奇怪,也常常怀念中学时候扯着嗓子直呼大名甚至外号的同学们。虽然心里隐隐感觉这种时刻非常难再有了。

每个人周围都逐渐生长出两个世界,一个在手机里,数量飞速增长的微信联系人让刷朋友圈的时间越来越长。另一个在生活里,如果描述一下的话比高中生活还要乏善可陈:喝热咖啡上专业课泡图书馆,连记忆都被压缩成薄薄一张纸片儿。我的生活有多乏善可陈呢,有一天香港挂了八号风球,学校的星巴克没开门,于是我的生活里只剩下图书馆,为此心情低落了百分之六十。

刚上大一的时候我还热衷于约饭,来到一个新环境大一新生们都忙着抱团。后来吃了大大小小的很多顿饭,饭桌上热络寒暄,加了很多的好友。但是我现在连大部分人的名字也记不清了,包括样貌。我手机里最近的联系人是我的发小们,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其中一个刚刚发了美食的照片,遭到了其余人等的一众声讨。

冬天到了,真想跟他们一起吃顿火锅呐,省去寒暄直接把头发随便一扎直接开吃的那种。

我跟J去吃川菜,水煮牛肉一上来就把被各种ddl折磨的七零八落的心治愈地差不多了。我咬着冻奶茶的吸管跟J聊天,聊了一圈儿发现大部分还是高中的事儿。

高中那个物理特别好的男生报志愿的时候因为喜欢的女孩子学了医,当初因为一道数学题彼此争论的面红耳赤。

五年级就在一起的发小依然乐此不疲地给我喂着狗粮,我们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一起去云南旅行,单单火车就坐了三天。但是那三天好开心,聊八卦打扑克打麻将,火车上的方便面真好吃。

四川小馆子里的灯光暖暖的,我们吃完了坐在窄小的桌子前不愿走,喝着被冰块稀释了冻奶茶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说真希望在这个小馆子待到地老天荒呐,毕竟一出去就又要面对让人头疼又疲惫的现实世界。

我知道逃避不好,但我就是想逃,逃一秒也成。

如果说成长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我会回答“沉默”。

一开始会因为难以交心的人沮丧,后来反倒泰然处之了。没有了中学时期青葱岁月的情感积累,在这个越来越快速的时代逐渐见过了一些所谓的世面,形成了自己初具形态的审美,再遇到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的时候,是会多多少少失去了一些想要讲话的欲望。

毕竟要从头交代一遍自己的人生,是多么浩大的工程。

热情而盲目的少年时代,对被阻隔在高考那道门后面的未来满怀期待,坐在一起肆意幻想着未来的样子有点蠢,又有点可爱。无知者无畏,所以我们聚在一起,嬉皮笑脸,不用面对人生的难。

后来走了一些弯路,吃了一些苦,心气被打压,被现实浇了一盆冷水。想安于生活,但是悬于内心,当人生面对越来越多的岔路口的时候,竟是不确定了。

而我们正在渐渐明白,这种不确定感,将贯穿一生。

所以我理解了,大学之后再难碰到交心的人是正常的。三观一致又能作息一致得以交谈熟稔的人少之又少。每往前一步,就又勾画了一个子集,交集里的人自然数量递减。再加上插科打诨的能力一天天熟练,知道有些话不能当真。

长此以往,才发现那个恒久的主题,人生不过就是一个人的晚餐。

最近在看一部叫《三万英尺》小说。

律师陈墨刚叫的外卖被公司的事务打断,等到事情告一段落,饭菜已经冷了,她也倒了胃口。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恰逢她来月事,她咬了一口冷硬的意面,站起身来关上办公室的门伏案哭了一场。然而几回以后她已经能要么拿上冷饭去茶水间加热,要么面不改色地全部扔进垃圾桶。作者加了句话,人心总是渐渐变硬的。

我还没开始工作,站在晚上异常空旷安静的地铁站看这一段的时候,笑了一下,突然觉得懂了。

发小给我转了最近朋友圈引起热议的关于985,211的文章,说北京上海的高校都炸了,就差香港了,你也写啊。坦白讲到了大三这个阶段,对这种文章基本处于免疫状态,就是无论传播度和讨论度再高,也没有兴趣点开来看一看。我说可能我过得更惨,惨一百倍,所以写不出来。

早就过了比惨的时代,这个社会已经把门槛提高了。高中时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定律早就不再适用,毕竟惨淡困顿的生活人人都有。很多事情本质上,结果比过程就是来的更重要。这个社会确实更偏爱聪明人,那种高效准确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至于努力了半天没出结果红了眼眶的人,别人会拍拍你的肩膀说没关系,但是没结果就是没结果。要么摆平自己的野心,要么退出。

之前受了委屈默默地红了眼眶,等着有人来摸摸你的头说没关系。后来再遇到的时候,咬紧牙关,反正过了也就过了。

deadline争先恐后压过来,长时间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松懈下来的一瞬间只想脑袋放空发发呆,连启动语言系统也变成了劳神费力的事儿。所以干脆不说了,我不说我的烦躁,你也不说你的困扰,利用有限的时间尽快恢复,然后再奔赴下一条路的开始。

随着所谓不再谈心的“成熟”,以及日益凸显的“独立”,有一些情绪是会被压在心底。这种情绪被外界的压力包裹,被周围人身上的光环挤压,孤独是一定的。但也没必要因此断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然后让所谓的“惨”成了生活的主旋律。

示弱的人的确值得同情,但示弱的人往往走短短一段就停。

所以,其实交心的人越来越少也没关系。

毕竟有些交了心的人,永远不会走。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分享到:
赞(6)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