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栋楼就能上哈佛!是贫穷限制了想象还是名校录取的不公?

富人有优待,捐栋楼就能上哈佛?这可能是真的。近日,外媒一篇名为“哈佛招生歧视案让这个学校的肮脏秘密浮出水面”的报道揭开了这个内幕。


近日,在哈佛大学涉嫌招生歧视的一场审判结束的第一周,有一件事已经变得清晰起来:毫无疑问,在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的校园里,有很多申请者以优异的成绩和考试成绩获得了一席之地。但家庭财富、校友关系、体育优势及非裔美国人或拉丁裔美国人的背景都大大增加了申请者的机会


哈佛招生办官员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有家人承诺为一栋建筑或教授职位提供超过数百万美元资助的学生也获得了优势


但是,来自一个收入不足6万美元的家庭,或者有一个外来务工人员的父母,也会给学生的申请带来优势


虽然性别没有影响,但懂拉丁文和希腊文并对人文学科感兴趣可能会吸引招生人员的注意


上述各种因素或许不言自明,但美国地区法官艾莉森•巴勒斯(Allison Burroughs)本周在波士顿法庭上的证词,提供了一种罕见而详细的视角,让我们得以了解一所大学的秘密筛选过程。这所大学每年收到4万份申请,最终录取的是1660名大一新生。


这个由周五开始并可能将持续到月底的案件,是由一个名为公平录取学生的团体发起的,他们认为哈佛剥夺得高分的亚裔美国人的入学权利,不公平地给了非洲裔、拉美裔和其他传统平权措施的受益者以优势。


哈佛招生办主任承认:偏好录取富人


招生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在听证席上接受哈佛大学律师的质询时,菲茨西蒙斯说,亚裔美国人“从来没有”配额限制,黑人或西班牙裔学生的数量“从来没有”下限,他们也没有试图确保种族群体的入学人数保持一致。


菲茨西蒙斯(Fitzsimmons)说:“我们当然会尽我们所能,全面、公正地对待每位申请人。”他46年前加入这个招生办公室,从1986年起担任招生主任。


在谈到过去几十年筛选多样性的演变过程时,菲茨西蒙斯说,哈佛大学已经变成了“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就学生之间的相互学习而言,就教职员工和我们这些在哈佛工作的人而言,就能从我们今天惊人的多样化课堂中学到什么而言。”


这次审判吸引了大量的人群和媒体的高度关注,但双方以及巴罗斯法官都表示,他们希望最高法院能解决种族平权行动的争议和未来。


挑战者的律师们已就一些做法提出了证词,他们认为这些做法似乎降低了亚裔美国人的机会,尤其是使用了一种开放式的“个人”特质类别。这一类别下亚裔美国人的分数与他们在学业和课外活动方面的分数相比低得不成比例。


它们还揭示了对捐赠的富人和拥有遗产的学生的长期偏好

“让哈佛录取那些大型捐赠者的子女和亲属,对你和其他人很重要吗?”


SFFA律师约翰•休斯(John Hughes) 问菲茨西蒙斯,后者承认自己保留了一份商学院院长的申请大捐赠人子女名单


“对于机构的长期实力来说,重要的是我们拥有资源……”菲茨西蒙斯说,“我们需要提供奖学金,除此之外,还需要为大学的其他目的提供奖学金。”


菲茨西蒙斯在2013年6月收到了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院长给他的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称他为“我的英雄”,并对重要捐赠者的孩子被录取表示感谢


“你们又做了好事。我非常简单地为你能接收的所有人而激动。”当时的院长大卫·埃尔伍德写道,提到这家人已经答应为一幢房子付钱


在庭审中介绍的另一封电子邮件中,2014年,一名前网球教练感谢菲茨西蒙斯(Fitzsimmons)与一名学生的会面。这位学生的家人曾为“两名全职教授”提供资金,并在四年时间里捐赠了110万美元

菲茨西蒙斯说,同样的道理,哈佛有时也会寻找那些困难的家庭。


在哈佛大学律师威廉•李(William Lee)的质询中,他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好处,因为我认为,再一次,你把你的人生经历带到了哈佛。”


你的生活经历通常都是由你的父母和家庭状况所塑造的。”


“例如,”他说,“假设你是一个移民工人的儿子或女儿。抽象地谈论移民工人和移民是一回事,但和一个出生在这种家庭的人一起大学生活四年是另一回事。”


但菲茨西蒙斯坚持认为,那些青睐申请者的“标记”,比如那些富有的校友,“只有在非常优秀的条件下才会起作用”。


“但我们之前不是看到过这样一个图表吗?图表上说,有很大一部分运动员和遗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标记,是不会被录取的?”法官伯勒斯问道。


费茨西蒙斯回答说:“确实有些人需要标记才能进去。这是真的。但如果你从某种国家层面来看,他们都非常、非常有竞争力……我们的招生池中,你会看到有8000人或者差不多人数的人拥有完美的成绩。”


休斯和SFFA律师事务所的同事亚当·莫塔拉(Adam Mortara)在本周介绍了招生数据模式,菲茨西蒙斯承认,传统的“标记”(tip),或者说是加分因素,总体上无助于亚裔美国人


挑战者介绍的展览数据还显示,由于哈佛大学的筛选人员考虑的是学术以外的人口和个人因素,亚裔美国申请者的机会大幅下降。

挑战者们坚持认为,对亚裔美国人伤害最大的类别包括“个人”特质,从“受欢迎程度”到领导力


哈佛大学表示,这一类别的信息来自各种来源,包括教师和指导顾问。


菲茨西蒙斯在证词中说,他从未观察到任何针对亚裔美国人申请者的偏见。当被特别问及“个人”评分时,SFFA的律师表示,这些评分反映的是对亚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菲茨西蒙斯坚持认为,那里没有歧视。


相反,他说,评级产生于“一个让审查者可以看到申请者提交的证据,和申请的任何细节的流程……其中有很多不同的方面和取舍”。


藤校招生官匿名揭露招生内幕


其实,早在2017年,就有一位藤校招生官匿名在网站上发布了自己在某赫赫有名的顶尖大学(录取率<15%)任职时所了解到的招生内幕


“将种族列入自动筛选行列”

我们给所有申请学生的SAT和GPA设立了一个最低标准。所以如果你达不到年级平均成绩,或者ACT/SAT分别低于23或1600(旧SAT),我们根本不会审阅你的申请材料。大约 5%-10%的申请人在这一环节出局。


我们会整理每一位申请人的种族、排名、GPA和标化成绩的数据,还包括之前年份的申请人信息。根据这些标准,如果你在年级倒数25%之列,我们会直接略过你的申请材料。

“很少有申请人会得到一致好评”

地区招生代表通过调查高中简介(the school profile)来了解学校的课程质量和评分标准,并根据这个来评估同一所高中的所有申请人。即使你所在的高中不提供排名数据,招生官也能通过获得某一特定GPA学生的比例等信息推算出排名

我们会仔细审核所有的申请信息,包括申请作文、推荐信、课外活动、父母/兄弟姐妹的职业和教育背景、其他材料等。地区招生代表把申请人的所有要点列到一张招生表格中,下一步就是通过内部评分系统,对申请人的学术能力(排名/标化/GPA)、学术潜力(从推荐信得到的反馈)、课外活动、才能、个性、写作能力等进行评估。

在这一阶段,地区代表将提出建议是否进一步审阅申请人的申请材料或提交招生委员会表决。招生官组成的评估小组决定哪些申请人需要进一步审阅,而招生委员会将在每一个轮次决定录取哪些学生,在表决过程中评估小组把对申请人强项和弱项的点评提交委员会成员,随后他们将对该申请人是否值得录取进行讨论。

讨论过程可能涉及到任何细节,包括某一门课程中的C,或者推荐信中一句微词等,很少有申请人会得到委员会成员的一致好评。经过讨论,每一位招生官对申请人投票拒绝、候补或录取。如果某一招生决定获得多数票,该决定就此通过,如果拒绝和录取获得相同数量的投票,申请人进入候补名单。进入录取名单的学生往往比实际录取的要多一点,等到临近发榜时,我们会再次审阅这个录取名单并进行适当调整。那些临门一脚被剔除的申请人将进入候补名单,但我们会在系统里予以标注,是我们从候补名单录取的首选。

“大部分文书都不太尽如人意”

大部分的申请文书大部分都不太尽如人意。在招生过程中,确实存在着妙笔生花的文书扭转乾坤的案例。我们在College Confidential网站上随机测评了几篇自评9或10分的作文,发现真实水平的均值只有5分(10分满分)。

我校首先注重学生的个性阳光,因此我们不仅挑选成绩最好的学生,而更加偏爱那些具有主动精神、创造力、和同情心的申请人。娓娓道来的趣闻轶事比空洞说教更有说服力。我们鼓励学生分享自己的经历,希望他们不仅仅做课堂上的全A学生,还要做领导者、质疑者和主动学习者


“从申请材料推断家庭收入”

经过专业培训,我们了解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在不同标准化考试中的量化表现。

我们使用的顶尖5%SAT分数标杆为白人为700分、亚裔750分、非裔为600分,而拉丁裔为650分。来自低收入家庭背景的学生得分显然无法与来自高收入家庭的孩子相提并论;我们一般从申请作文、推荐信、以及申请材料中隐含或明确的信息来推断申请人家庭收入情况。

而且,虽然我们对某些群体的标化考试要求稍有降低,但学术标准同样严苛——我们要求申请人排名位于前10%,最好是5%区间。我们希望学生能选修学术要求最严格的那些课程、我们希望看到评价正面积极的推荐信。虽然来自低收入家庭的申请人录取机会略高,但其中绝大部分还是被婉拒入学。

对于来自学生数量不多的非代表性地区申请人,我们并不会降低要求,即使录取那些学生没有降低我们SAT或年级排名均值也一样。尽管外界对我们降低标准录取学生颇有微词,但我们首要任务仍是确保最终录取的学生能承受繁重的学业压力并对学校做出积极贡献。

我校的申请人来自全美各州以及数十个国家,但我们从未因粉饰学生分布数据而从任何一个非代表性州录取学生。如果排名没有进入前10%,那么你被录取的机会会大为降低。对来自学术要求严格的顶尖高中或者已经清晰证明其出众学术投入和潜力的申请人,我们会给予额外考虑

“Legacy学生达到一定学术标准就会被录取”

确实存在对某些特定申请人的优待。这些申请人包括关系紧密的校友、显赫人物、捐款者等,他们统称为Legacy Student。Legacy Student无需经过初选,直接由招生办负责人负责处理。一般来说,如能达到一定学术标准就会被录取。


“拒绝录取太过优秀不太可能到本校就读的学生”

所有光鲜资历都不一定能使你在招生过程中脱颖而出,更无法确保你被录取。将近80%的高中毕业典礼演讲者,和标化考试成绩达2300/35+的学生被拒。要解释这个首先要提到一个词:报到率保护措施,也就是美国大学招生过程中,会拒绝录取太过优秀不太可能到校就读的学生


本校并非哈耶普斯麻中的一所,所以报到率(报到就读人数/录取人数)也是我们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报到率保护措施。有部分特别优秀的学生将所向披靡斩获所有申请学校的录取,我们不会因为他们没有表达明确就读意向、或者他们整个家族成员都毕业于哈佛就拒绝录取他们。

根据以往的数据,确实有学生放弃HYPMS而选择就读本校。我们希望学校本身和招生过程能够证明自己。我们的招生名额与收到的大量合格申请相比极为有限,令我们在招生取舍之间异常纠结。


“尽量录取尽可能多的族裔学生”

我们在招生过程中确实会考虑种族因素。在招生过程最后阶段,所有种族的学生将按统一标准上报,但我们会录取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尽量录取尽可能多的族裔学生


有两位学生,一位是排名第4的华裔、另一位是排名13的越南裔;前者标准考试分数较高、课外活动也更丰富,但越南裔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而且是在读高中理科成绩最好的学生。我们最终录取了后者,因为我们收到出类拔萃的华裔学生申请数量远远多于越南裔。


对那些寄宿高中和其他精英高中,我们希望至少从这些学校录取一个学生,但我们往往会从每个学校收到50多个申请,我们只能从每个学校录取最多5个学生(没有严格配额,但出于多元化考虑大家对此心照不宣)。来自精英高中学生的录取机会往往比我们的整体录取率还要低。


“比起校友,更看重在读学生、新近毕业生和招生官的判断”

这一环节我们提供校园面试,新近毕业的学生面试要比老校友更认真。如果经过一位在读学生、近年毕业生或招生官面试,得出你并不适合本校的结论,那么你的录取机会将大为降低;而来自校友面试的不利结论不会造成类似影响。


招生官经过培训不会带着偏见面试学生;而我们无法培训所有的校友面试人。


学校一直在与时俱进,我们希望前来就读的学生能够在当前的社区环境中茁壮成长,因此在读学生、新近毕业生和招生官的判断将更加有助于我们筛选学生。在面试中为数不多的脱颖而出的学生将在录取中获得明显优势。

(本文综合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


文章来源:留学小站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关于“今日看点”:今日看点是一个用户可参与的资讯与观点分享平台,内容侧重于中美生活资讯,旨在传播中国正能量,促进、加强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构建良好的沟通平台。

分享到:
赞(0)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