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山炊煙裊裊。

遠山炊煙裊裊。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 | 來自網絡


清晨柴禾潮潮的

冒出的烟又黑又稠

烧蒿子杆冒黄烟

烧麦草和苞谷杆冒黑烟

烧红柳冒紫烟

梭梭柴冒青烟

榆树枝冒蓝烟

村庄上头常常冒这七种颜色的烟

小时候觉得炊烟是村庄的头发

大一些时我知道

它是村庄的根

每次读《一个人的村庄》

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动

炊烟是每个在泥里长大的孩子

最幸福的记忆

每当走在放学归家的路上

远远地望到自家屋顶的炊烟就很心安

因为那是母亲的炊烟

如今离家多年 寄居在城市

终日陷入忙碌

再也看不到故乡的炊烟了

遠山炊煙裊裊。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人漂泊异乡

总会在变幻的季节中愈发思念家乡

这个炊烟袅袅的季节

天高水长

远山含翠

沁人肺腑

只是水泥钢筋筑就的城市

喧嚣于我似乎不相干

冯唐说

故乡是一个人在二十岁之前

至少生活五年 十年的地方

每个人的故乡

就是这么方圆五到十里

他相信一个人的审美 口味 三观

被这个叫故乡的地方喂养而成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随着社会的发展

外面世界的诱惑越来越大

最后我们都离开故乡去追梦

但无论身在何方

故乡的那一抹云

一缕烟 一片土

总刻在心头

我们带着对故乡最深刻的记忆

离开这块最熟悉的土地

当我们背着空空的行囊归来时

也许只有村头那棵老槐树

才能抚平心底的创伤

而当我们满载荣誉荣归故里

只有家门口那条多年流淌的小溪

才能替我们保存下这份荣耀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生活是一个无尽跋涉的过程

远离乡土时才发觉乡土的美好

小时候有些不爱说话

但喜欢一个人走向田野

轻轻地摘一朵花

悄悄地追一只蝶

偷偷地捉一只蚂蚱

有时也爱去小河边

把小脚丫放在水面上荡一荡

看着水面的波纹一圈圈荡开

偶尔也会碰到小鱼

开心地想把它们都捉到手里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在泥里长大的孩子

不知为什么

天生就对泥土有一种依恋

总喜欢脱掉鞋

光着脚丫

踩着土地

感受着脚下土地的温柔与坎坷

离乡多年

最难割舍的就是那片

附着了母亲的汗水与牵挂

承载了一方人艰苦岁月的土地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母亲是个勤劳的妇人

常常早起

趟着露水下地除草

一辈子风风雨雨靠着这片土地

撑起了整个家

小时候常跟着她到田间劳作

她在前面仔细打理这片土地

我就光着脚丫跟在她身后

看着她把每一块土坷垃敲碎

把每一棵杂草拔起

走累了

我就找一块被太阳晒暖的草地躺下

看着母亲的背影从这一头挪到那一头

看累了就眯着眼感受阳光在脸上跳跃的温度

听着小鸟儿和草虫无忧地欢歌

不过泥土的芬芳很快就让我陷入酣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喵呜不停


许多年后

我离开了这片土地

但每次归来

我都会站在母亲打理过的那片地上凝望

总想能如当初那样

躺在草坪上好生睡上一觉

可我知道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酣睡的孩子

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在泥土里睡去

而今那片土地依然还在

依然会有庄稼生长

可我却再也无法光着脚

踏进去一步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我已然长大成年

离村子也越来越远

许多许多年后

那片土地会属于别人

地里也会生长着我叫不上名的庄稼

只是不知道那片土地在养育了这么多代人后

是否也会慢慢老去

那些被她养育过得的离开村子的人

她是否也会想念

土地在慢慢荒芜

就像有些岁月荒草丛生一样

在岁月的长路上

我弄丢了一片土地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旧时光

如今的自己

成了没有城市户口的城里人

这里没有一片土地属于自己

也没有一棵庄稼可以耕种

满目的霓虹

如此繁华却又如此苍凉

城市的柏油路硬邦邦的

呼啸而过的汽车肆无忌惮地鸣笛

行人步履匆忙

我走在这路上

再也找不回踩在土上的幸福感

睡在草地上的踏实感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旧时光


我想

每个民族的文化

都不能摆脱深植于它血液中的传统观念

中国有着农耕文明的传统

中国人最眷恋的是土地

刘熙《释名·释地》中说

土 吐也

吐生万物也

土地中有我们的庄稼

有我们的房屋

有我们的子孙后代

有我们渴望的一切安宁

土地告诉我们日出而作

暮一定要归来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四时是自然的秩序

土地的伦理

是人类不可违背的规律

今天更多人走向城市

脱离农耕

天人不再合一

我们更多通过视觉来感知四季

孔子曾大呼礼失而求诸野

学者余世存说时失依然求诸野

朝九晚五

早上睡不醒的城里人

只要到乡野去生活两天

就会按时醒来

力充沛


遠山炊煙裊裊。

图片|来自网络


土地孕育了华夏文明

也同样塑造了我们的性格

柏杨在《中国人史纲》里写到

华夏人喜爱和平

这是由泥土的芬芳而来

游牧民族和商人先天具有侵略和冲动

农夫则不喜欢侵略

因为对他都没有直接利益

只有长久的安定

才能保障田里的庄稼收获

因此 华夏人十分保守

而农村是世界上变化最少的社会

缺少刺激和竞争

不容易产生冒险和开创精神

对于这种性格

无论我们该是骄傲还是憎恶

都别无选择

因为这是孕育我们的土地所赋予我们的


遠山炊煙裊裊。

遠山炊煙裊裊。

遠山炊煙裊裊。图片|来自网络


土地刻写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

我相信

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

就会有郁郁葱葱的农田

就会有连绵不断的炊烟

每一个中国人就像一株劲草

一棵大树

离不开土地

紧紧地抓住土地

从中吸取营养

积累力量

生根发芽

若干年后

当我们在生命的远方消失

我们没有别的去处

我们没有天堂

只有故土

遠山炊煙裊裊。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章和评论观点不代表本站,仅供学习和参考,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关于“今日看点”:今日看点是一个用户可参与的资讯与观点分享平台,内容侧重于中美生活资讯,旨在传播中国正能量,促进、加强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构建良好的沟通平台。

分享到:
赞(0) 赞助

说两句呗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赞助一下网站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